品牌案例 > 正文
分享到:

赵治海: 小谷子成就大事业

2017-4-14 14:47:54|来源:优质农产品|

  记者见到赵治海是在河北省的曲 阳县,那里有松塔坡农业开发有限公 司开发的大片谷子地,种植的都是赵 治海团队所创的“张杂谷”品种。当 时正值谷子成熟前一个月,是谷物生 长的关键时刻,赵治海放心不下,特 地亲自来考察谷物的生长情况。
 

赵治海: 小谷子成就大事业
 

  农业界有句话“南袁北赵”,意 思是说在稻谷杂交领域,成就最为杰 出的两个人就是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 和杂交谷子之父赵治海,两人一南一 北,一稻一谷,分别将两种中国传统 农作物的产量和质量都推向了新的高 度,可以说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与杂交水稻相比,杂交谷子无论 从种植面积还是在大众餐桌上的地位 都显得有些“没落”。但如果从“历 史背景”来讲的话,谷子可一点儿都 不比稻子地位低。早在六七千年以前, 中国人就开始种谷子吃谷子,在新石 器时代文化遗址如西安半坡村、河北 磁山、河南裴李岗等地,都曾经出土 过谷子的化石,直到近代,谷子还是 北方某些地区的主粮之一。但是由于 谷子的产量低,再加上适口性差,所 以竞争优势较弱。目前,谷子年种植 面积已经从历史最高点1.5 亿亩逐渐减少至2000万亩左右,因此谷子已经 退出了主粮队伍,成为一种小众杂粮。 而赵治海的愿望,就是让谷子重新回 到主粮序列中来。
 

  让谷子重回餐桌
 

  赵治海之所以有此夙愿,原因有二:
 

  第一个原因是:谷子,也就是大 众口中的小米,是一种特别适应中国 人肠胃的传统农作物。 赵治海告诉记者,中国人尤其是 北方人在过去几千年来一直以谷子作 为主食,久而久之,我们产生了非常 适合消化谷子的消化系统,能够为我们提供充足、适量的营养。说完这番 话之后,赵治海还特别向记者强调: 我自己对于生物领域没有深入研究, 这个观点是我在与华大基因董事长汪 建交流时得知的。每天吃小米,过一 段时间后,就能刺激肠道产生对人类 健康有益的益生菌群,可以起到降血 糖、降胆固醇的作用。赵治海说,不 管谷子是否真的可以对肠胃的生物环 境产生有益影响,但它营养丰富这一 点是实实在在、毋庸置疑的。小米的 蛋白质、碳水化合物、脂溶性维生素 和水溶性维生素含量较高,但脂肪含 量较低,具有低钠、高钾、高镁、高 锌等营养特点,对降低血脂、预防体 内脂肪的积累有较好帮助。而且,小 米中钾和镁的含量是精白米的5倍, 铁的含量是精白米的5倍还多。如果 小米能够重回主粮队伍,对于大众的 身体健康将产生积极影响。
 

  第二个原因是:谷子成为主粮, 对于保障中国粮食安全有积极意义。 赵治海告诉记者,由于中国是世 界上最重要的谷子产地,所以对谷子 拥有不可争议的定价权。如果谷子能 够重回主粮序列并大规模种植的话, 那么我们就不用担心在粮食上受制于 人,保证了粮食的安全。
 

  正是出于这两方面的考虑,所以 赵治海多年来东奔西跑、大声疾呼, 可以说是倾尽全力在推广谷子的生产 和消费。他之所以坚信谷子能重归主 粮队伍并愿意为之付出心血,就是因 为通过赵治海团队多年的努力,如今 的“张杂谷”已经克服了导致传统谷 物没落的两大缺点——产量低和适口 性差,具备了大规模种植和消费的条 件。
 

  传统稻谷具有耐旱稳产的特点, 但产量始终上不去,亩产只有200〜 300 斤,对于种植者而言,谷子的经 济效益十分有限,这也成为谷子没落 的根本原因。而赵治海的“张杂谷”, 每亩产量达到千斤以上,并且更加耐 旱。2010 年 3 月 10 日,作为全国人 大代表,赵治海手拿谷穗向时任国务 院总理温家宝汇报时说:“杂交谷子 亩产能达到800 斤至1200 斤,最高 产量1600 斤,产量是过去谷子的1 倍多,用水却不到一半。希望杂交谷 子能像杂交水稻那样为粮食安全做出 贡献。”
 

  传统谷子因其产量太低不受种植 待见是其没落的首要原因,但并非唯 一原因,因适口性差而不被消费者所 接受是它逐渐式微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在提起谷子的消费前景和消费方 式时,赵治海表示,如果人们每天都 吃两碗小米干饭,那么不仅对身体健 康大有益处,也会极大地提升谷子的 需求。当时记者便产生了一个疑问,就是小米干饭虽然营养丰富,但吃过 的人都知道,那味道并不十分美妙, 吃到嘴里很硬,缺少如稻米般软糯的 口感,想要咽下去是需要一些勇气的。 但赵治海告诉记者,“张杂谷”在口 感上也与传统谷子有所不同,适口性 要好得多,并不会让人有难以下咽之 感。这也是他在解决了谷子产量问题 之后,着重攻克的又一个难题。 而且,赵治海进一步指出,可以 通过深加工技术,做成小米蛋糕、小 米面条、小米煎饼等传统食品,甚至 还可加工成黄酒、小米功能性饮料、 化妆品等,吃小米不见小米,这样既 解决了口感问题,也达到了食疗作用。 制约小米大规模推广的两大难题 都已经解决了,现在的赵治海,开始 奔走在全国各地推进谷子种植,也正 因如此,记者才能有幸在曲阳县见到 这位农业大家。关于未来谷子的发展 前景,赵治海也提出了自己的大胆设 想:“当年谷子在中国曾经有过1.5 亿亩的种植规模,如果现在谷子能重回主粮队伍,那么至少要有两亿亩才 能满足需求。”
 

  走在田间 任重道远
 

  到达曲阳县的那个下午,记者跟 随赵治海和松塔坡农业开发有限公司 总经理陈宇龙一行,来到了种植谷子 的农业园区。
 

  来到田地间,赵治海整个人的精 神状态都不一样了,显得格外专注、 睿智。还有一个月谷子就完全成熟了, 沉甸甸的谷穗已经开始由绿变黄,阳 光洒在一望无际的谷海上,泛起一层 浅浅的金色,让人不禁对即将来临的 丰收年景充满希望。但是赵治海却显 得有些严肃,他对众人说:越是这个 时候越要注意谷子的生长情况,自然 灾害和病虫害都可能影响最终的产量。
 

  说着他指向一片谷田,问身边的工作 人员,那里的谷子是不是有疫情?工 作人员回答道:确实如此,不过已经 控制住了。赵治海点点头说:“还是 要小心。” 由于刚下了一场小雨,谷子地松 软潮湿,赵治海深一脚浅一脚走在田 间,仔细观察谷子的长势,那小小的 谷子,似乎承载着他所有的期待。从 农业园区出来的时候,赵治海很高兴 地对身边人讲:按照目前的情况,今 年谷子的产量最少在1000斤以上。
 

  成就“杂交谷子之父”的盛名
 

  或许是看到谷子长势良好,赵治 海回去之后心情大好,给记者讲述了 一些他当年走上杂交谷研究道路的往 事。 1975年,高中毕业后的赵治海第 一份差事是赶马车。1977年国家恢复 高考,第二年赵治海参加高考。当时,赵治海最不愿意去的学校就是河北农 大,但高考结果出来之后,他却恰恰 被河北农大录取。 虽然无奈,但赵治海还是接受了 这个结果。从河北农大毕业之后,赵 治海来到张家口市农科院,在那里他 遇见了著名育种专家崔文生,并跟随 崔文生走上了研究杂交谷的道路。
 

  20世纪70〜80年代,杂交水稻 的育种工作取得了重大突破。当时就 有人认为,既然杂交水稻能成功,那 么杂交谷子也一定能成,而且因为有 了杂交水稻的经验,杂交谷可以在短 时间内搞出来。由于当时谷子还属于 主粮,所以国家对于杂交谷的研究也 特别重视,投入了大量的经费和人力 去研究,但却没能在短时间内取得进 展,最终,随着时间的流逝和谷子的 没落,研究杂交谷的热情开始消退。 赵治海团队没有放弃,他在70多 亩谷子地、6000多个品种和上百万株谷穗中大海捞针一般地寻找着属于杂 交谷的那一道曙光。赵治海的潜心钻 研,最终还是取得了重大进展。
 

  1990年,赵治海团队发现了第一 个光温敏型雄性不育株。
 

  1994年,谷子光温敏型雄性不育 系“821”选育成功。
 

  2000年,世界上第一个谷子光温 敏两系杂交种“张杂1号”诞生。
 

  之后,“张杂2号” “张杂3号”“张 杂4号”“张杂5号”等张杂谷品种 相继诞生。一次次突破也成就了赵治 海“杂交谷之父”的盛名。到今天,“张 杂谷”不仅在中国大地上遍地开花, 也走出了国门,走向了世界。在非洲, 在乌克兰,在世界上很多干旱贫瘠的 土地上,都可以寻到“张杂谷”的踪迹。 当年那个不愿意学农的赶车人,已经 把杂交谷这驾马车赶得足够远了!但 这还未到达理想的终点,前路漫漫, 宜风雨兼程。

责任编辑:
标签:

相关新闻